白岩松对话张伯礼:西医起主要作用,中医也可以!

2020-03-03


本期推荐阅读

(24日晚),央视《新闻1+1》栏目,白岩松访谈对话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围绕从中医角度评判分析新冠病毒、中医在轻症不转为重症是否有拿手的方法、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等问题介绍了中医药在疫情应对中发挥的作用。一起来了解!




张伯礼: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党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一附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访谈文字版


内容来源:央视新闻

白岩松:当疫情到来的时候,从西医的角度这是一个新冠病毒,从中医的角度是怎么评判分析的?

张伯礼:从这个病的表现,它就是一个疫病,是具有传染性的温病。实际我们在中国3000年历史上大大小小瘟疫大概有500多次,记载比较明确,比较有规模的也有300多次,这是其中一次而已。

白岩松:2月14号中医药接管的方舱医院开始运营了,这么久以来我们采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效果如何?

张伯礼:方舱医院有几个特点,整个医务人员全是有5所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组成的人员,原209名医务人员,后来又补充了150多名,一共是360多名来管理这个江夏方舱中医院。它的治疗呢,每个病人都要吃汤药,同时对有个别需要调整的,我们还有配方颗粒。中医药治疗手段主要是汤药,个别的会进行调整,再加配方颗粒。及时、高效。除了服药以外,我们还组织患者来练习太极拳、八段锦,一个是帮他们康复,第二个活跃他们的精神,增强他们的信心。

还有把一些中医的理疗,包括针灸(针刺+艾灸合称“针灸”啊,按摩呀,这些方法也用进去了。所以总的来说,病人情绪非常安定,医患关系非常好,整体的疗效,也是不错的。截至目前398无一例转为重症!50多人通过多次检测已经准备出舱了。

白岩松:接近400名患者没有转成重症,对我来说是比较惊讶的!那么中医在轻症不转成重症方面是不是还有自己的比较拿手的方法?

张伯礼:还真是如此,我非常关注这点,如果我们笼统说中医有效,有效率达到多少多少,这个是可以说明问题,但是我们更要挑一些核心指标、有说服力的指标。

我觉得是两个,一个就是病人痊愈时间,是不是缩短了。因为它是个自限性疾病、自愈性疾病,它可能经过八、九、十天自己也好了,而通过中药的干预呢,时间短,五天、六天就好了,可以缩短时间。

第二个呢,不转为重症,把病势给它截断了,不从轻症转为重症,这一点更关键。你说晚一天好,早一天好并不是特关键,不转为重症是更关键的!

我自己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观察了一批的病例,重症的转化率只有百分之二点几,而这批方舱医院截至到目前,还没有一例转化为重症的。

白岩松: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咱们中医就有了一本(比较世界领先的)《温疫论》,这本书出现当时里头有八个字我印象非常深,针对这种瘟疫的时候强调的是“正气充满,邪不可入”,那么这八个字是否在现在依然是有用的?

张伯礼:确实是继续有用。这个八字不是它的首创,我们《黄帝内经》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道理是一样的。

所谓这个新冠肺炎也好,其他的疫病也好,都是病毒和人体抵抗力之间的博弈,人体抵抗力赢了,它就不能侵害人体,反之侵害。中医治疗呢,它不仅仅针对病毒,而针对的是,人体的抵抗力,提高人体的正气,让人体自己调动内源性保护物质,来跟这个病毒做斗争。

网上有个比喻我觉得很贴切,他说屋里有垃圾以后招了好多虫子,有的人就在那不断地研究消毒剂杀虫子,结果虫子呢?杀死了,新一代虫子又来了,对这个消毒剂耐受了,一代一代的。

中医就不是这样,它不杀虫子,它把垃圾清理出去,让屋里干净了,屋里就没有虫子了。垃圾送到外边去,病毒很难适应那样的环境就死了。这个比喻挺贴切,也是中医治病的简单的道理,很通俗。

白岩松:当年的SARS病毒,对中医也是一次挑战。17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医做了哪些积累?区别又是什么?

张伯礼:如果没有17年前的那场“战争”,就没有今天中医那么大的底气。17年前,中医治疗SARS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激素用量相对较低,治疗效果也相对好,这次在武汉我提出承建式的中医治疗病区,我们取得的效果非常好,同时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方法。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诊疗中,我们也采用了科技的方法,使得中医诊疗在短时间内提出了诊疗方案,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白岩松:您正好说到了中西医结合来面对这次疫情,您觉得“结合”该怎么理解?什么时候分什么时候又该结合?

张伯礼:您说得非常好,我觉得对这种没有药物,没有疫苗的疫病来了以后,我们首先关注的是人命,让更少的人死亡,让更多的人得到挽救,就是要发挥中医和西医的各自的长处,优势能够互补,给病人最好的医疗照顾。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但是经过实践以后呢,我们发现,对新冠轻症的患者,中医药完全可以把他拿下来,我觉得现在可以说非常有信心。但是到了重症还是以西医为主。西医的呼吸支持,循环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些支持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而中医在这个时候是配合的,虽然是配角,但是有的时候呢,又不可或缺。所以我们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像有些病人吧,他的氧合水平比较低,血氧饱和度经常的波动,老是在80多上下跳,这时我们给他生脉饮、参脉注射液和独参汤,一两天后血氧饱和度平稳了,再过两三天基本达标,这类例子很多。还有像细胞因子风暴来的时候,我们用这个血必净,也能强力地阻止、延缓病情的发展等等,都是。所以我说西医起主要作用,中医的这一点也可以力挽狂澜。

白岩松: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中医也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为什么呢?因为这次疫情大比例的是轻症啊,而中医针对轻症是有疗效的,另外如果不把他轻症转成重症的话也不用麻烦西医更多地去救命啊,所以这也是将来的经验。


白岩松:张院士也有网友问您这样一个问题:很多人理解救急主要靠西医,中医的优势在慢性病,这么理解对吗?刚才听您的话中医也可以“救急”是吧?

张伯礼:是!这个是笼统地说(网友观点)。实际中医自古以来治急症是中医的强项,你看我们也是治急症啊,非常愿意看急症,立竿见影,一副药一个样。

这次在武汉的一个医院,跟李文亮他们都是同事的三个人,病都比较重。原来他们的领导认为没大希望了,说能不能尽量抢救。我们给了药以后,北京的医院的刘清泉教授亲自去看了,我们共同研究的配方,给进去以后,三天,到现在已经用了将近十天了,病人的状况大为好转,其中两个可以说肯定完全能够复原了,死不了了,所以这个就是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中医治疗急症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但是西医的那套手段,客观的手段,检测的手段,生命支持的手段是中医不具备的,也是我们必须要学习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国家有两套医学,是非常好的,两个应该都是在维护病人这一点上求得共识,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给我们中国人民最好的医疗照顾,这是我们的目的。

白岩松:正好这也是我问您的最后一个问题:网上网友对中西医有各种争论,您如何看待关于“中西医哪个更强”的争论?未来中西医结合应该走向何方?

张伯礼:我真不关注,我觉得这个争论是无聊的,治好病才是真的。中西医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西医对一些急重病的抢救方法,谁也替代不了;而对于一些慢性病的治疗,中医的优势又很突出。中国人应该感到幸福,有两套医学保障身体健康,有什么不好呢?何必分你的我的?十个手指头还不一样长呢,我觉得这种争论的背后有的是无知,某种意义上,还有利益集团在操纵,当然更多的人可能也是糊涂。

(白岩松:好,谢谢您的关注,谢谢!)




网上有网友说:中医从来没有赢过一场网络骂战,但也从未输过一场民族大义!

小编希望所有看到这篇对话的人,能够对中西医有更加科学、客观、合理的认知。医者仁心,只要对患者和人民有益,我们为什么要互相抵制呢?

我们中国人可以拥有两套医学,我们应该感觉到幸福!中医西医应该在维护病人这一点上求得共识,各自发挥各自的长处,给病人做最好的医疗照顾!愿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关注官方公众号


学养生知识/了解最新动态/进星光论坛

报名神灸培训/学习公益课程

欢迎在下方留言区,说出您的看法





阅读 13
分享
写评论...